洛軍

這裡阿洛,tag當心得在打
時常在出入坑邊緣試探
隨意打點什麼,歡迎一起來聊天

 

Vorhersagbar

●軍火女王AU
●伊達組Party
●原本是貞燭,後面發現一點cp要素都沒有
●vorhersagbar,德文,意料之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直挺挺站穩在港口的數十名黑衣人疑惑著,視線不自覺的被吸引,面對著近十公尺的交易對象,在道上混著的人戴眼罩的不在話下,不過男人的左眼,是金色的,在夜中熠熠生輝、宛若神話裡才會出現的大型幻想種。

代表「龍」的當家——燭台切光忠。

「啊啦,抱歉讓您久等了,燭台切殿,貨物我們已經檢查完畢了,唉不愧是龍坊的,做事就是仔細就是細心,東西都很完美呢!」從黑衣保鑣中走出的西裝男子皺著一張稱得上是清秀的臉打...

 

這是我眼中的龍哥和北宇了!

就都寵著吧!推特影片來源

 

Costume考斯騰

一個我流的,考斯騰自述。
每次看著選手們在冰面上發光發熱,就腦抽想到那些陪伴他們滑過一場一場賽季的服裝、甚至冰鞋的感想,所以有了這個小段子。

他們生而不凡,在機能與使用性上便與一般衣物有所不同。

堅持、設計師的一針一線與飾品重量編排,只為讓最璀璨的光輝在冰面上綻放。

他們是戰袍也是禮服,在冰面上閃閃發光,隨著選手的每一次身體延展與跳躍攫取人們的目光與讚嘆,在燈光下盡情展示著自身的價值,隨著每一次不同的進步以及轉變,在肢體的擺動下展現不同的美。
他們是護甲也是長矛,在目光下架構尊嚴外的光鮮亮麗,儘管他們輕薄的不似一般織物。

從被設計出來的那一天,註定了與常服不同的命運,他們壽命通常不會太長,...

 

哎......我心情就是瘋狂過山車,比蹦極還刺激,差點心臟就不行了。

但氣著氣著就被氣笑了,我現在想去掙十個億,給他們好好架構完原本的巍峨壯闊,蕩氣迴腸的鎮魂世界​​啊......我的崑崙君啊,那在蒼茫山巔的大荒山聖啊。

想起之前有人說過的,劇本只還原原著中角色三分,但他們把這三分,演繹到十分,只希望兩位老師都能繼續開心的演下去,往更高的地方發展。

一個眼神我們看見了萬年的深情。
一個微笑他不去問這深情的對象。

確實是神仙一般的愛情了。

 

新年快樂(ノ>ω<)ノ

雖然tag打了瀧翼但是並沒有畫到jjy(你
jjy在我心裡了

為大家獻上,不知所云的狐狸明,以及非常適合拜年的新年TT君們,雖然畫不出他們的億分之一可愛,還是請大家多多指教ヽ(✿゚▽゚)ノ

 

也許他們還能聊聊天,直到地老天荒

Safe Haven,梗來源是導演說的話。
一如既往的ooc屬於我,美好屬於他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ey,Newt我又來看你啦。」頭髮已經半白的男人一手拎著一瓶尚未被拆封的威士忌,另一手提著一台看起來破舊的手提收音機慢慢踱步到一座小小的墓碑前坐下——其實有點難看出那是墓碑,畢竟那裏只擺了一只簡易木頭搭成的十字架,甚至連屬名都沒有——上面掛了一條幾乎鏽跡斑斑的小巧項鍊,男人輕輕地撫過那條項鍊,緩緩坐下。

「看我帶了甚麼?North Of Scotland!驚訝吧,別看瓶子這樣這可是難得的好東西呢。」把手提收音機放在一旁,男人扭...

 

向日葵

●魔法使之嫁AU 我流設定
●瞎JB摸個標題(你
●第一人稱視角,bug屬於我,美好屬於他們
●慢慢打完,滿足自己的慾望

向日葵的花語是信念、光輝、高傲、忠誠、愛慕,向日葵的寓意是沉默的愛,向日葵代表著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陽光燦爛卻不刺眼的早晨,我本應該在家裡好好待著,看著一本書、泡上一杯大吉嶺享受才是,現在卻是毫無形象的飆著我那可憐的淑女車,在小區該死的上坡路段死命地踏著沒有變速的踏板前進。

多虧了我那臨時請假去不知道幹些甚麼的夥伴、讓我不得不放下甚至讀不到一半的書跟散發誘人香氣的茶杯,去派送他尚未達標的包裹...

 

0123黑瞎生日快樂

黑瞎子早上是被一連串響屁叫醒的,瞄了一眼鬧鐘,四點半,娘的大冬天的外面天都還沒亮。

昨天就不該聽誰說吃什麼地瓜全席,地瓜飯地瓜葉地瓜球清蒸吳郭魚佐地瓜泥,連飯後都是有點甜膩的地瓜園湯,一大清早整個屋子裡的人都還迷迷糊糊的,吳邪跟張起靈迅速的從房門裡衝出來,不是他在蓋,當下確實聲音就像是有誰從隔壁拿機關槍掃射似的,也難怪張起靈一點也不懈怠地拿著黑金古刀跩著吳邪衝出來後第一件事是找掩護。

連第一傷患解雨臣都無奈的奪門而出。

沒幾秒,廁所裡就傳來一連串激烈的聲響以及胖子哀哀叫的聲音。一屋子裡的人沉默地在黑暗中對視,當然看著大家這樣沉默隱忍的表情,黑瞎子一個人默默地笑彎了腰,唉不行他徒弟一臉茫然...

 

65歲

給自己找點糖,希望他們都好好的。
----------------------------------------------------

一雙手有些顫抖的執起那只雕了朵朵西府海棠的紫砂壺,壺已經是撫弄多年的器具,泛著溫潤的光澤,澄亮的茶湯緩緩注入盤中圍成一圈的杯子裡,關公巡城、斟的正好是八分滿的量。熱氣裊裊上升,最後消散在半空中,解雨臣盯著澄澈的茶面失神。

他今年六十五歲了,但保養得好,皮不皺、面色有光澤,除了身形無可避免地有些縮水外,還算得上硬朗,外邊年輕的女孩兒們笑說他看起來不過四十,要他別騙她們,對此他是自豪的,但沒什麼人知道的是,他關節其實已經很不好使了,那多半是年少留下的病根,人...

 

偽更(。

覺得公演那天彷彿是場夢,想回去然後不要醒過來,美好的彷彿不像現實的那一天。

戒斷症真的十分可怕,暗搓搓求評論qwq

 

© 洛軍 | Powered by LOFTER